时光邮局
2014-02-06 16:40:08 寄往 2015-08-31 00:00:00

要上高中了呢,大BAKA小姐,别告诉我你连区重点都没考上啊混蛋!

好好努力,在学习之余可以陪我聊聊。

呐,加油。

呐,大学见。

呐,别忘了我。

2014-02-06 16:37:04 寄往 2019-03-29 16:26:00

我定到了五年后你的生日。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收到。

五年后的你,25岁。

你现在什么样的境况?你毕业了吧?你是不是还是在单身?你的未来真的想你现在想象的一样绝望惨淡么?还是更差?

啊,也许该问你一句,你还活着么?

20岁的你,在放寒假,上午只吃了五个饺子,现在饿得嗷嗷的吃趣多多。公交车上,刚刚因为任何一个陈述句都对大家不公平而失去了对交流的信任。为什么人要说话呢?人生几何,文字记录是对自己的尊重,但是你就这么重要需要被珍而视之么?你所记下的,都是包装好的,一个自恋的自己。你记录的只是你有的,那些被你刻意忘记的,你就丢弃掉了。

这样不公平。尽管我一再地告诉自己,这样不公平。但是还是忍不住质问。

想留下痕迹,更想让你想起五年后一个平淡的午后,让你在五年后感慨一番,原来我也是这么文艺的人。

哪有什么文艺存在呢?都是学术讨论。

对了,顺便说一句,你都25岁了,真老。

混得不好就别混了。

2014-02-06 16:34:59 寄往 2014-09-12 11:35:00

写给20岁的我:

20年前的今天,早晨11:35,你来到了这个世界。秋日升至当空,阳光普照,爸妈取你小名为“昕”,寓意着明亮。头大如斗,床位生生要比其他孩子多出一截,找起来都不需要认名字。体重刷新了医院所有新生儿的记录——五公斤,不早一点剖腹产出来就有风险。一下子小城里认识的熟人,都晓得了马家媳妇诞下了个巨婴。刚生下来的孩子都红彤彤、皱巴巴的,你长大后每次翻到出生的那张照片,盯着那双还没睁开的眯缝眼和肉嘟嘟的脸,自我嫌弃地撇撇嘴——“真丑啊。”

“不过再丑也丑不过现在了吧。”写下这封信的时候的你,这样想。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,然而人变得越来越胖,更是让这把刀磨得更利落的润滑剂。“这人真真是胖不得。”

出生后的小孩张开是很快的。你果然不负众望,将马家高家两家人“大头”这一特征发挥到了极致。小时候脑瓜子不仅大,后脑勺睡得一马平川,脑门四周有棱有角。“都是你爸年轻时候乱喝酒,瞧把你生得啧啧,脑袋疙瘩瓦什的……”奶奶边摇头边道,你汗颜地笑了笑。“这孩子长得,一个大脑瓜子把肩膀压得都快没脖子了。”又不知是谁这么说的。不中听终归是不中听,可也倒说的是实话。脖子一直都是硬伤。

十个月大的时候不爱眨眼睛,有时都会惊着人。两颗眼珠子“怒目圆睁”,对着快门闪光,即便伸长五指在眼睛前晃悠,都跟只炸了毛的猫一样瞪着眼睛。照起相也不积极配合,不是望着别处,就是紧皱着眉头。其实,小时候的你表情远比现在更加丰富。那个年代相片里的人,笑得一本正经,脸上荡漾的也都是真情实感,不时还搭配着灵活的肢体语言。那些老旧的记忆,都锁在了一摞摞的影集里面。每一张照片的背后,都像是有着说不完的故事。你好奇那个时候快门摁下后,又都发生了些什么。年轻时候的父母,以及还能认出的其他面孔,他们又都各自走过了怎样的路。回想一下,慨叹一声,蓦然一笑——时间,都去了哪里。

你能从父母一层一层加深的皱纹看得出来,能从爷爷奶奶斑白的鬓发看得出来,能从各奔东西的亲友身上看得出来。时间过去的说快也快,说慢也慢,谁都在无声无息不知不觉之中变老。改变的不仅仅是模样,还有心。听着老一辈人絮絮说说中,那些已经沧海桑田的人和事。想一想,都是环境造就的人不是么?事情的前前后后,总觉得不能把责任单纯地推卸在一个或两个人的身上,由因果关系等种种因素造成的悲剧,总是让人啼笑皆非,哭笑不得。

懂事的时候具体是什么时候,你也说不太清楚。时常是接完一通电话,流过一次眼泪,争吵后的第二天早晨,做完一个冲动的决定等等。日复一日,你发现自己从前在意的事情不再是那么重要了。偶尔想起,偶尔也会在乎,可在不可挽回过后不去计较结果了。别人说你傻也好,说你怎样都无所谓,你自己都知道后悔于事无补,索性不再后悔。执念到底是怎样的东西——每到你想起的时候,心会揪,会痒,却不会痛。你会默默地看曾经关注过的那些动态,也不记得细节。有时嗤之以鼻,越来越觉得只是两个世界的人。你几次也心有不甘,可还是轻轻地放下了。你不敢主动,稍微主动一点点便又因为一点不安作祟的自尊不了了之。你知道不被在乎,知道大家风评所言绝大多数是事实。可你还是默默地认为,那个人还是有最初认识时的影子,哪怕道听途说来许多与你想象中相反,你还是保存着那一点残念。

然而,你偏偏很少想到。就连自己都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,又怎么能要求一个已经与你空白了那么久的人,还能带给你那个时候的感动?或许,根本不是想不到,只是不想承认。二十岁以前的时光,周围的许多人生命里都融入了其他色彩而斑斓明艳。你还是用着大部分的时间,与自己度过,与自己相处,单色的背景,有一点不纯。你低头看看自己,审视镜子里自己的每一寸,将一切归结于你还不够好。好到什么程度才叫足够,你也说不出。你只是觉得,眼下的自己确实缺点太多。

说白了,你不狠心。对自己都不狠,怎么还对别人狠。对别人狠是为了告别那些食之无味鸡肋一样的过去。对自己狠,是为你打出一个将来。你既想要活得漂亮,又不敢经历一番脱胎换骨。还想另辟蹊径抄近道。

那怎么可能。

你说你看人要看内涵。其实不也是在为自己开脱,你尚且都不敢看照片里身形臃肿的自己,那么别人眼里的你什么样子,可想而知。你自己在选购苹果时,还要第一个相中那些外表光鲜的。更勿论那些挑剔的目光,要怎么才能穿透厚重的外在,看到你所谓的内涵。人,到底还是第一眼动物——外表先入为主,接着才是真正的对内涵的考究。

你忙过学习,忙过对多种人生技能的修炼。坚信不显山不露水,终有一天你会被重视。然而,很多人来不及,更等不起。不是你在想,在最好的年华里遇见你该遇见的,把握住你能够把握住,且值得等待值得守候的东西吗?怎么还能不准备好呢。

收到这封信的时候的你,究竟哪里变得不一样,或许可以有一个答案。有身体康健的长辈们,有一群信赖的好友,有一个等待你回家身心都可休憩的地方,随时可以开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即使短暂短程。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不再躲藏,不再冥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,抓得住你在乎的在乎你的东西。再一次读这封信的你,做到了多少。

当沉默无言时,即便是傻笑,也不再叹气。你的境遇,要时刻能让你每次不经意留意起的时候都可以让心豁然开朗,对方才还担忧的事一笑置之。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坷,没有克服不了的崎岖。你变得更强,也会让你周围的人更愉快。虽说活着不为取悦某一个人,但是不时地为别人做些什么,也会让你更加完美。

热闹的时候,能融入进那样的氛围中成为一份子。缄默的时候,也能使人平静,善于聆听,更自如地言谈交流。说起曾经的人和事,不管当初多么难过,都不会再费神细想,更不会“无语凝噎”。

因为现在的你,需要你真正费神惦记的有更好,有更值得的。你自己变得更好,看到的便会更好。

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现在的你又想对写下这封信的我说些什么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4.02.06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半年前的我


2014-02-06 16:34:34 寄往 2015-01-06 16:30:00

喂!  一年后的老张,  我是现在的张心瑜,  O(∩_∩)O哈哈~   你还是当年的我吗,  性格变了没变啊,   O(∩_∩)O哈哈~  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   ,  老张 ,  今天是2014年1月6日 16;30分,   正好是你在未来所收到信的时间,  未来的自己,  希望你能好好的爱自己,  不知道上了初一的你学习咋样,  不管咋样, 都要祝你学习步步高吗 ,  如果可以, 希望未来的自己已经忘了那个不爱自己的人,      这张图片,送给未来的自己, 相信未来的自己

2014-02-06 16:16:55 寄往 2015-02-19 08:30:00

哈罗,未来的Bjujube:

展信佳!


其实小学时候就曾经试过在本子上写信,后来被发现感慨良多呢!这个网站真是太好了,只希望那时候的你还记得key是什么吧……

现在的时间应该是春节吧,挑这个时间只是因为你可能放假了在上网……这时候你可是高一了,学了一个学期的高中课程感觉怎么样呢?在初三的我的想象中,应该很困难吧……

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:

1.你考上了理想的高中(H2)吗?

2.你对未来有一个较为清晰的规划了吗?

3.竞赛吗?理科吗?

4.待人处世,比现在成熟、不以高贵冷艳的态度遮掩不善于交流的事实了吗?


所有的问题,我都希望你快乐地说出“是”。

想来你也应该到新环境迷茫期了,但是不必在意,因为你会渐渐融入这个环境!只要保持对未来的向往和憧憬,一如既往向前走去就够了。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想成为怎么样的人。

软弱是在意别人对你的想法,别软弱,别逃避,别多管闲事,别自以为是。


1968年阿波罗8号在月球轨道上拍摄的第一张完整的地球照片。

你冲破了黑暗的束缚
你微小,但你并不渺小
因为宇宙间一切光芒
都是你的亲人

——泰戈尔


为这个世界做点贡献吧,拥有一颗探索世界的心比一切都重要。


2014年2月6日16:16:35

即将去看《Frozen》的老Bean

邮递员大叔唯一抖音号:
抖音二维码